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助鹰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微信一键注册登录

搜索
查看: 120|回复: 0
收起左侧

三十年磨一“剑”,余江雕刻因他更添一分色彩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0-4-22 19:5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木雕历史悠久。中国的木雕艺术起源于新时器时期,开始只是一种不自觉的启蒙行为,直至有了审美,木雕才成为一种艺术。距今七千多年前的浙江余姚河姆渡文化出现的木雕鱼是木雕的雏形,秦汉两代则趋于成熟,至唐代是中国工艺技术集大成时期,以后木雕工艺日臻完善,明清木雕题材则多见于生活风俗、神话故事、吉祥寓意等。


三十年磨一“剑”,余江雕刻因他更添一分色彩-1.jpg
今天我们认识的是余江雕刻艺人张仁圣。张仁圣,1973年出生,原是江西广昌人,因为醉心于雕刻事业,2011年在余江成立“琢木堂”工艺品经营部并任艺术总监。
三十年磨一“剑”,余江雕刻因他更添一分色彩-2.jpg
他是江西省工艺美术学会副秘书长、江西工美雕刻专业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兼秘书长;荣获“江西省工艺美术家”、“江西省第三届首席技师”、“中国雕刻工艺大师”、“全国‘五一’劳动奖章”、“市政府特殊津贴专家”等荣誉称号;其作品《晨》荣获第七届中国(东阳)木雕竹编工艺美术博览会海峡两岸木雕现场创作表演赛特别金奖,“瞧,这一家亲”荣获中国工艺美术“百花奖”,“果子熟了”荣获中国(合肥)工艺美术精品展览会金奖……

三十年磨一“剑”,余江雕刻因他更添一分色彩-3.jpg
三十年磨一“剑”,余江雕刻因他更添一分色彩-4.jpg
张仁圣于1991年赴上海大学美术学院学习,后在世界杰出艺术家徐晓镛先生门下学习木雕技艺。对雕塑与雕刻情有独钟并刻苦钻研,多次在大型刊物《文化月刊》发表论文。下面我们就通过他的几件作品进一步了能他。 三十年磨一“剑”,余江雕刻因他更添一分色彩-5.jpg 《晨》的创作,初出茅庐便一鸣惊人
2012年1月9日,张仁圣受江西省工艺美术学会委托,参加第七届中国(东阳)木雕竹编工艺博览今海峡两岸木雕现场表演赛。当时,台湾地区组团8人,大陆每个省一个参赛名额。张仁圣则代表江西参赛。

早上九点,比赛开始。选手们根据所选的木材,发挥想象,自由创作。张仁圣抽到是材料是一根长条形木头。当时他屏住呼吸,凝神思索。他根据自己擅长雕塑的优势,想到的是清晨一轮喷薄的日出,想到一个妙龄少女梳妆打扮时的妩媚及迎接崭新一天的喜悦之情。思考完毕,便毫不犹豫挥动手中刻刀,精雕细琢出一个美丽少女梳妆的形象,脚下则是冉冉冉升起的半个太阳。寓意深远,代表着青春的勃发,一天的开始。其空间想象力、造型能力、雕刻元素的把握与运用、娴熟的雕刻技法以及文化思想、修养内涵在作品中得到充分的体现,一举夺得现场表演大赛特别金奖。
三十年磨一“剑”,余江雕刻因他更添一分色彩-6.jpg
“这是我用木头做的第一件雕塑作品,没想到能获得这么高的荣誉。”至今谈起,张仁圣的脸上还充满自豪。“这让我想起我的启蒙老师唐锐鹤时常教导我的:光学习雕塑还不够,必须全方位发展,提高艺术修养,才能更富有想象,才能捕捉到灵光一闪的东西;我的忘年交、老导演李正常也提醒我:在木雕中注入雕塑的节奏感、韵律感才能营造出一种绝佳的氛围。当时去参赛我也是抱着去学习的态度,获奖对我是个极大的鼓舞。”
雕刻是美的艺术,雕刻艺术家是造物主。张仁圣用内心去发现、感受、欣赏这世界的美,不愧是一位真正的艺术家。作品《瞧,这一家亲》斩获殊荣
“技艺的成熟,不是一日之功。就像春蚕吐丝,化蛹成蝶一般,需要一生的付出与追求。”张仁圣的话总是那么富有哲理与内涵。他是这样说的,也是这样做的。
2015年,张仁圣创作的木雕作品《瞧,这一家亲》在福建莆田荣获中国工艺美术“百花奖”金奖,这也是全国工艺美术界的最高奖项。
这副作品为紫檀木精雕,外形为一只公鸡与母鸡带着几只小鸡觅食的场景。作品活灵活现,展示的是一种和谐美好的画面,不自觉让人联想到我们当今盛世,百姓安居乐业,祥和安宁的生活。
“把作品融入生活气息,让作品说话,是我创作的初衷。”张仁圣向记者介绍当时创作的冲动与想法,“一件作品之所以能称之为作品,一定有巧妙的构思,深刻的内涵等揉和在一起,能反映作者审美观、艺术技艺等。针对木头本身的木纹、节疤、瘤包等符号文化融进作品,并浑然一体,这是我一直的追求。”
与张仁圣的交谈让记者受益匪浅,从始至终接受着一种文化的洗礼,从战国讲到伏羲,从儒家讲到道教,从传统讲到现代,无不浸淫着张仁圣对雕刻文化的深刻理解。
“这件作品,从布局开始就为主题服务,展示的是一种邂逅与缘,天然留下的瘤包像山地像花草,让人的视觉更辽远。能拿金奖也出乎我的意料,毕竟我们与浙江东阳、福建莆田相比不占优势,所以对我来讲,意义重大。”张仁圣一脸谦和,向记者讲解着。而记者从张仁圣脸上看到更多的是一种享受,一种创作的幸福。作品《鹰击长空》化腐朽为神奇,境界悠远
2016年,一个偶然的机会,张仁圣在福建的木村市场淘了一块木料。这根木料是老挝大红酸枝木,是一种非常名贵的木材,当时花了8000余元。
采购回来后,张仁圣仔细地清除腐朽后,便谋思着如何创作。
“记忆是表现作品的一部分,而真正的思想性的东西,通过手以刀代笔表现思想内容。最终一件作品的影响力,必须有情感的交流,有文化底蕴才能支撑起来。这块木料因其外形有雄鹰展翅的感觉,我们鹰潭是以鹰命名,所以我就成就了这件《鹰击长空》。
记者看这件作品,并没有刻意的精雕细琢,也没有过多的进行修饰,但鹰的头部栩栩如生,特别是那对锐利的双眼。
见记者有点疑惑,张仁圣笑着解释道:“在木雕技艺里,有时简约不等于简单。大道至简就是这个道理。大自然的鬼斧神工,有时只需画龙点睛,就能概括出那种意境。留白也是一种手法,由简到繁是一个过程,由繁到简更显艺术,越简单越多想象。”张仁圣的话让记者豁然开朗,并久久回味。看来这雕刻其实就是雕琢人生,越沉淀越有内涵,像做人一样。
经过近三十年的打磨,张仁圣已走出了一条集创作、研究、深加工为一体的雕刻产业模式。现在其工作师有技师、工艺美术师、高级工、员工50余人,为社会培养300多名雕刻人才。
三十年磨一“剑”,余江雕刻因他更添一分色彩-9.jpg 三十年磨一“剑”,余江雕刻因他更添一分色彩-10.jpg
针对当前木雕人才培养后劲不足,断层的现象,张仁圣觉得让有文化有知识的人参与其中更有必要。即人才培训与中学,也与美院等高等学府接对,有好的师资,底蕴文化就会更强。作为艺术,离不开对它的热情和对美的认知与融入。为此,张仁圣结合自己的实践经验,目前正编纂一本关于培训方面的书籍。

三十年磨一“剑”,余江雕刻因他更添一分色彩-11.jpg
来源:幸福余江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内部板块内容审核|助鹰网 ( 赣ICP备12004787号-21 )|网站地图

GMT+8, 2020-12-6 01:11 , Processed in 0.150753 second(s), 28 queries 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